聾啞

“最后再让我沉溺在你的王国”

藏剑是我心目中最好的门派!我爱它一辈子!那些说它不好的人,根本就不懂!
当初霸刀出那会儿都没这么委屈过……
君子如风……是我心目中最美好的侠客形象啊,执剑既如少年意气风发,又如君子如风如松,万死不折……我爱它呜呜呜
所以我的愿望是有一天能撩到一只真二少x

        和朋友出门嗦粉,回来已经十二点多了,刷TAG才后知后觉今天29啦!?唉,考试考得神志不清还一直以为29号是星期二来着……既然如此,那篇预备写的生贺就不写了吧,留着考完期末美术测试再慢慢写,争取明年529前写完吧(……)

        我爱修哥哥和秋弟弟。真的。但这并不能成为我不懒惰的理由(╥ω╥`) 

        好像好久没正经写过叶蓝了,明明是本命...

我蓝怎么样我都喜欢啊。

我看小说,又不知道他长啥样,喜欢他是因为他好。讲道理是在接触同人之后,小蓝在我心里才有了一个“好看”的印象,还是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的。也是因为同人,才对小蓝有了一点“清爽男生”的印象。不是说同人不对,而是有些固有印象,不论是对的还是错的,都源自同人。

许博远长什么样我们都不知道。一千个蓝粉眼里的蓝都多少会有出入。

《荣耀》是一款火热到能举办世界邀请赛并且让体育总局都关注的游戏,蓝溪阁是中国区响当当的蓝雨俱乐部旗下的游戏公会,而许博远,是蓝雨的正式员工,是蓝溪阁的高玩、“五大高手”之一、是管理层人员。一个大游戏的大俱乐部的大公会的管理层人员,就跟一个大公司的旗下最牛...

        见过被黑子被KY恶心得撕逼撕太累怒而退圈的,但还是第一次见因为与圈内人意见分歧被撕得心累退圈的。

        圈子这种东西,说大能大,说小了也有点覆盖人群吧,大家隔着屏幕隔着网线隔着不知道多少万千米的距离谁知道谁,平时看着和你三观想法都默契得出奇的说不定放三次里摩擦不断呢。

        所以有些话听了就要当风跑,跑走了谁还在意啊。

   ...

        许博远跟着父母出门兜风,顺便买个宵夜。

        头有点晕,握着手机抵在床边,依稀听见自家老爹说下车买几杯玉米汁,接着车子就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    好慢啊……正是晚上最热闹的时候,店面小小的老字号前排了一长龙的人,都为了那一杯醇浓的玉米汁。

        出门时错拿了没有填卡的手机,眼...

突然很感慨。

那么多人爆料深挖推理,最后好像大家都心知肚明了。那么多人放弃了,那么多人走了,也有人站在原地不肯走。

然后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留下的人发现自己可以继续走下去了,又惊喜的呼朋引伴,曾经那些走了的人有一些舍不得又回来了。

新来的人卯着劲儿想知道曾经发生了什么,曾经的人却个个缄口不谈讳莫如深。

路还是老套路,可毕竟不是以前那条了,所以大家都心照不宣地舍弃了一些以前的东西。

可有人突然发现,原来还有人——还有人在默默地在新路上走着从前的套路,守护着被舍弃了的东西,视如信仰。

没人关注,没人在意,就算被提起也是些令人不愉快的话语。可还是有人的。有人在守护,在期待。

期待枯黄了的枝...

你说你怎么那么好呀许博远,好到春花秋月夏树冬雪清风朗月都该是你的陪衬♡

想要学画画,可是灵魂画手这雅号也不是吹的。
想要玩音乐,但是五音不全这种事常人不能懂。
想要学配音,可是影视配音这专业它需要艺考。

想要让他们翻过入云的高山,游渡湍流汇聚的湖海,穿行莽莽的荒原和沙丘,带着满身的风尘去拥抱对方、握紧彼此的手,一起看大千世界里的繁花。曾经的山水莽原都成为他们的功勋。
我在努力。

毕竟他们那么好。

世界也那么好。

【盗墓笔记】第十一年的风

◇原创三次视角 就是一个读者视角

◇这种奇葩的文章我都不敢说是文 颤抖着打TAG

        ——十一年。

        ——这是第十一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 方徕想。

        《盗墓笔记》从2006年开始连载,2007年出版第一本实体书。后来又出版第二本、第三本、第四本……再后来,漫画、游戏、...

©聾啞 | Powered by LOFTER